柳星皱着眉头。

这幅画面真应该出现在电视剧电影桥段里面。

就好像人猿泰山,狼女之类的童话故事,可眼前这一幕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眼前,让人着实的感到意外。

“不管怎么样,先把那孩子救了再说。”

虽然看不清楚山洞里面具体是什么情况,但那孩童身上散发着一股腐肉的气息,定是受了伤。

即便长臂猿救了孩子,可若不及时治疗的话,那人类幼崽也会死于伤口感染。

“帝恒,北辰逸引开长臂猿,我和柳星去偷孩子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我有一种做坏事儿的感觉。”

北辰逸和帝恒二人负责吸引长臂猿的注意。

两个大男人用的方法十分简单,选择正面挑衅。

“你俩是不是傻,万一长臂猿发怒伤害了孩子,谁负责。”

云安安真想撬开北辰逸和帝恒脑壳,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品种的臭豆腐。

不是说了智取么,非要硬刚?

但,长臂猿还真吃这一套。

放下孩子后,长臂猿怒吼一声,捶胸顿足朝着北辰逸帝恒二人追了去。

“快,趁着现在!”

趁着长臂猿离开了山洞,云安安柳星见机行事,一个抱着孩子,一个将孩子四周所有相关的东西都放在木盆里。

待到得手之后,两人一溜烟的消失不见。

“北辰逸,帝恒,我们撤退!”

云安安给二人发着信号,收到信号的两个大男人也不再和长臂猿纠缠下去,兵分两路隐匿于黑暗中。

回到营地已经是小半个时辰后的事情了。

借着篝火的光芒,柳星这才看清楚沾着血的信纸上写了什么。

“这孩子长大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”

柳星笃定着孩子前途不可限量。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凤大郎不解,抬眼看着云安安抱回来的小男孩,虽然长得挺可爱,可也不见得如此断言十几二三十年以后的事情。

“你什么时候学了风水,会给人看卦算命了。”

“不是,你看着信上所写,孩子本姓陈,小名江流儿,就单单这几个字,老子就敢断定,此孩童将不一般。”

“为何?”

凤大郎等人还是不懂。

六人之中,也只有云安安和柳星知道西游记。

西游记里面的唐僧是金蝉子转世,后来托生成为陈姓家中,取名江流儿,被母亲放在木盆中送走。

看吧。

孩子和唐三藏的俗家名字一模一样,都是在木盆里被发现的。

不同的是,西游记的唐三藏最后去了寺庙,这个孩子被长臂猿捡到。

“小云云,你说咱们要不要把江流儿送寺庙去吧,万一是这个世界的三藏哥哥呢?”

“你别胡思乱想了,把包里的药给我。”

“哦!”

柳星递给云安安一瓶药,云安安小心翼翼的将药粉洒在江流儿的伤口上。

许是伤口痛了,江流儿瞪着大眼睛满眼泪水的看着云安安。

“乖,上完药之后,伤口就会好的快一些。”

云安安抱着江流儿上药,话语那么问头。

小男孩强忍着泪水,忍着痛点点头。

“哎呦喂,这孩子竟然能听懂人话。”

柳星不经过大脑的一句话惹得众人连连白眼。

等处理好江流儿的伤口,天已经快亮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