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醒来的时候,离落一脸疲倦的从楼上下来。

“离先生,珍珠呢?”

离落指了指二楼房间,语气复杂道,“陆太太,珍珠从生产过后一直患有产后抑郁症,她一直很喜欢你,我喜欢你能帮我多多开导她。”

“我会的。”苏醒点了点头,抬脚朝楼上走去。

离落站在她身后,直到她安全上了楼,这才转身离开。

看来,他真的必须和陆明琛好好聊聊了,现在珍珠的情况越来越严重,他不能在这样子下去了。

楼上。

苏醒轻轻推开了虚掩的门,入眼就看到那个躺在床上的睡美人。

她脚步放得很轻,生怕惊扰到珍珠。

刚走到床边,却发现她压根就没有闭上眼睛,只是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。

以前和珍珠打电话的时候,她就有跟自己说过,她现在晚上很少睡觉,只有真的很累了才能勉强睡上几个小时,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做噩梦,梦见到一些不好的事情。

苏醒想起自己曾经也是这样,当初她是因为离开了陆明琛六个月,心里抑郁造成的。

现在的珍珠,正在走她曾经走过的路。

这在苏醒看来,并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此时的珍珠,面容极为平静,沉默而又安静的躺在床上,整个人没有以前的灵气。

“醒醒,你说我是不是在无理取闹了?”突然,珍珠开了口,冷淡的语气让苏醒忍不住一愣,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自己。

“你只是太累了,多多休息就好了。”斟酌了片刻,苏醒浅浅的开口,语带怜惜之意。

他们这几个人当中,原本是珍珠最单纯的最让人羡慕的,可现在她却成为了大家最放心不下的一个人。

产后抑郁症,究竟是一种什么病?

苏醒听莎莉姐姐说过,这种病会让人患得患失,严重起来患者有可能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。

以前珍珠习惯了离落在身边宠着护着,可现在离落因为工作的缘故,陪伴她的时间少了,让她越来越没有安全感,这病也在慢慢加重。

“从前我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,只要他回来,刮风下雨我都会跑出去迎接他回来,可他要是走了,我也不会去挽留。

可现在,我只希望和他日日夜夜在一起,不管他是什么身份,我都不在乎的。醒醒,你说这是不是别人常说的,人心善变呢?”

苏醒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,在感情这门课程上,她一直被陆明琛保护得很好,心里眼底,从来就只能看到他一个人。

在身世上她或许吃了很多苦,可她的感情,一直都很完美的。

“珍珠,离先生他是爱你的,你们的感情也没有变!如果你受不了这样子的分离,或许,你可以主动去靠近他!”苏醒小心翼翼的说出这句话,生怕会惹她不高兴。

毕竟两人的感情问题,很大一部分原因再于离落太忙了。

苏醒将视线往下看,离落此时就站在楼下,神色有些悲伤,显然心里是放心不下珍珠。

她朝着他眨了眨眼,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,离落才转身离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