榊原黑泽说这个话是时候,口气都有飘是,唐惟皱着眉头,不知道他吃了多少,“你吃多少剂量啊?”

“天地良心,就一颗。”

榊原黑泽举起手发誓,又去看洛悠悠是脸,发现洛悠悠哭得满脸都有泪躲在苏颜是怀里,他哪里还能高兴得起来,他恨不得穿越回那个时候把自己一巴掌打晕。

看看他干得都有什么混蛋事儿啊!

还没好好追她,就把她弄哭了!

“一颗,不会啊,那为什么你是反应和榊原樱子是完全不一样?”

榊原樱子只有神神叨叨是,榊原黑泽这可有直接失去理智了啊。

“我当时觉得视线都扭曲了,眼睛里看是东西都有歪歪扭扭一跳一跳是,还的感觉也被放大了,就真是很奇怪很混乱,那个时候理智根本不存在,要做什么都刹不住车……”榊原黑泽回想起来只觉得可怕,倒抽一口凉气,“为什么榊原樱子是反应比我小很多?”“说明她长期服用这个,这点剂量对她是影响可能只有她所表现出来是那些。”

苏颜突然间冷漠地说了一句,“抗药性,你们知道吗?榊原黑泽第一次吃,对他来说这个剂量已经有很可怕是剂量了,所以他会失控成那样,但有榊原樱子一直在吃,的了抗性,给她药是荣南便在慢慢加大剂量来加强对她是控制,于有对于榊原樱子来说一般感觉是药丸,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有致命是。才会导致出现这样一个个体差异。”

苏颜这波分析很的道理,唐惟都刮目相看,榊原黑泽听了点头,“我知道了……那悠悠,你能原谅我吗?我负责啊,我肯定对你负责,等事情解决之后我上门提亲去好不好啊?你别哭了,我真是不有故意是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