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启山的小花招撩得她情绪起伏,芳心乱跳,等她按照要求做好了,就将她一把抱住,在耳边甜言蜜语,

“你知道现在的样子很招人喜欢吗!”

“有人看到了!”

她有些紧张的想要挣脱。

“看到怎么了?又不是偷情,有什么见不得人的?”林启山就笑着调戏她,“就算是,我也不放!”

“我才不是!”陈怡曼粉拳锤他,“要怎么样才放?”

“我就是想抱抱你而已!”林启山也真的是很规矩,手就在腰上面没乱跑,因为他并不急于一时半会。

这姿态自然让陈怡曼也感觉舒适,如果他是毛手毛脚,抱了就往其它地方乱碰,她恐怕会给好感大打折扣。

林启山继续说话:“抱着你会你给我一种青春的感觉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她很享受现在。

“就是青春期还在发育——”一秒记住

林启山话还没说完就果断挨了锤!

然后她就给推开了!

他又笑着重新抓住她手:“我没说不喜欢啊!”

“那我也不要听这个!”她就昂着俏脸作生气的样子,“拒绝任何青春的词出现在我耳朵里!”

“别啊!我就喜欢这种的!”林启山拉着她手走着,“不是我还不爱了!”

她哼声:“我就不是!你滚!”

林启山耍起了无赖:“你说的才不算!”

“你!”

她咬牙却又给他耍赖的样子逗笑了。

虽然有些幼稚,但大小姐对他还真的是青春小丫头,感情估计纯得像张白纸,逗逗她,反而能给她制造良好的情绪体验。

男女交际最忌讳平淡如水,哪怕你让她闹点小脾气再逗回来,都好过毫无起伏,查户口本、答题卷式的交流。

他嘴上说是要回去了,可还不是在路上搂搂抱抱拉小手?一点都没有急着回去的样子!

他回来时依然是堂堂正正,从不遮掩的自信让他气场强大。陈怡曼却是有些害羞,不太敢跟朋友对视,就由他拉着手走。

众人眼神见到这一幕,心里头纷纷明了。

这画面对于李建文只是千疮百孔尸体上再踩一脚罢了,他都麻木不在乎了,默念下一个更好,下一个更乖,大丈夫何患无妻!

至于闺蜜们则是挤眉弄眼,心领神会,甚至提前封锁了陈怡曼可能逃回来坐的路线,不给她机会!

她们对林启山的感官自然是相当不错的,从外貌实力各方面,他都没哪一点差的,在场没有任何一个能够与之相提并论。

塑料姐妹可能会从中作梗,见不得闺蜜好。但真心姐妹,她们现在一个个都默契的助攻,直接把她往男人怀里推。

陈怡曼当然看得懂这些用意,心里头已经在偷偷感动,想着平时没白对你们好,不愧是开裆裤玩到大的姐妹!

林启山大喇喇坐下来,继续跟李文斌扯着些有的没的,也跟几个对眼的聊了会儿天,然后时间也渐渐晚了下来,快到十二点了。

虽然陈怡曼还想多玩会儿,但显然她的家教比较严格,家里人已经来电话了,她出去接电话回来后,只能歉意的:“抱歉我得回去了!”

歉意的目光多数还是在林启山身上。

出来玩得还正高兴,就得半途收工回去,怕他觉得自己煞风景,觉得生活太死板保守……总之就是东想西想。

林启山做法却让她没了负担,拿起杯子喝光了最后几口酒,然后起身对大家说:“那朋友们,今晚也差不多了,我得送她们回去,咱们下次有机会的话,再玩过!”

众人纷纷给予了理解,何况别人大佬想走你也没资格挽留,林启山主要跟李文斌道别后,就带着几个妹子离开。

陈怡曼故意躲开了林启山,走在姐妹中间,不理他。

林启山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又惹她小脾气了,也懒得去想,年轻女孩就这样,情绪发作有时候就连她们都不知道为什么。

你要是被她情绪影响,自己跟着疑神疑鬼,结果她隔天自己就好了,你却还困在其中想原因,你追问她,她说不上来,反而会怪你凶她。

这是因为多数男人都不具备“情绪思维”,他们只会动用逻辑大脑:“因为你生气了,所以肯定有原因,你不能不讲道理”。

但女人却是:我昨天生气了?算了我今天好想跟他抱抱!

所以只要不犯原则错误,林启山跟女人的交往都是不动脑的,前一秒她可以跟自己闹,后一秒我该亲她还是亲她。

他现在拿出手机给她们叫代驾。

工体这边叫代驾最容易,吆喝一声立马十个八个。

但出现了两种情况,刘媛开的大路虎,对代驾小哥来说是基操。

但林启山的布加迪,却让人不敢下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