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顾言之,我问你,我妈呢?”郁冬大声吼道。

顾言之朝他的司机挥挥手,司机变开着车将顾妈给带走了。

顾言之抿着唇看着我。

“筱棠,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?他不是口口声声说我妈失踪跟他无关吗?但是现在又怎么解释?”

“是你把她给藏起来了。”郁冬冲过来,愤怒地揪住了顾言之的衣领:“你把她藏在之前失火的那个疗养院里,我发动了我所有的人脉才把他给找到。”

顾言之笑了,挣开了郁冬的手:“看到了没有,筱棠,他到现在还在甩锅。我不用这种方法,怎么能找到我妈,至于你养母我不会像你这么卑鄙,我没带走她,所以今天我没办法跟你交换。”

“顾言之!”郁冬向顾言之挥拳,但是被他轻轻松松地躲过。

郁冬不是顾言之的对手,在我印象中,他从小到大都非常会打架,就算打不过的时候,不是还有我这个帮凶吗?

我怕他对郁冬动手,张开双臂拦住了他。

顾言之已经举起手来了看到我拦在郁冬的面前,他又皱着眉头把手放下来,鄙夷地摇摇头:“啧啧啧郁冬,你还要一个女人保护你?”

“你够了。”我跟他大喊:“顾妈已经给你送过来了,阮姨呢,你把容衍交出来!”

“我根本就没有带走她,我交什么给你?”

“我明明看到是温采音带走了阮姨。”

“那你就去问温采音要啊。”他突然用一种痛心疾首的眼神看着我:“筱棠,从什么时候开始起,我在你的心里一点点信任感都没有了?我妈是从被他带来的,所以你还相信他是无辜的吗?”

“可是温采英…”

“我跟温采音早就没有关系了,她为什么会带走郁冬的养母我也不知道,那你怎么能够确定郁冬和温采音没有什么关系呢,嗯?”

我被顾言之的这句话给问住了,我愣愣地看着他。

他又继续说:“你对郁冬这个人真的100%的了解吗?你知道他对你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吗?温采音带走了他养母,有没有可能是郁冬自导自演的?郁冬和温采音小时候也认识,他们现在有联系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。”

我脑子很乱,我舔了舔嘴唇,看着一边的郁冬。

阳光下,他的眼神更加的阴郁。

好像哪里不对,我极力反驳:“不,如果是郁冬自导自演,让温采音把阮姨给带走的,那为什么他会把顾妈给交出来来换阮姨?”

顾言之也愣住了,他刚才也是脱口而出,没想这么多。

所以整件事情的逻辑性是经不住推敲的。

顾言之掀了掀嘴角,很冷淡地笑了一声说:“这个你不要问我,你去问郁冬,总之现在我带我妈妈去医院做个身体的全面检查,如果她有哪里受伤的话,那郁冬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这时一辆车停在了顾言之的身边,他拉开车门就上了车,车子载着他绝尘而去。

这条路还没有完全修好,碎石子的下面全都是沙子,扬起了阵阵灰尘。

我赶紧捂住口鼻,咳了半天,郁冬走过来把我的脑袋蒙在了怀中。

顾言之已经走了,我们也上了车往回走。

这件事情有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,我们好像被顾言之给算计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