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沈婉不愿意与他单独说话,云洛川看着她,张着嘴无声地唤了她的名字。

瞧见他说话时的嘴型,沈婉神色一凛,危险地眯起了眼睛,冲夏荷和小义道:“你们先出去,将门关上,在门口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。”

他虽然没有出声,但是他那嘴型分明就是在唤:“沈婉。”

他怎么会知道她的身份?

夏荷和小义一脸的诧异,方才夫人还说不想听这云公子说话,让他走呢!怎么转眼,就让他们先出去,还要关上门,守在门口不准人进来呢!

“夫人……”夏荷不解地看着沈婉。

沈婉看着她和小义道:“还不快出去。”

夏荷点了点头,一步三回头的和小义走了出去,关上了房门。和小义站在门口,面面相觑,皆是一脸困惑。

“云公子去过皇城?”沈婉看着面前的清隽男子问道。

他能知道她的身份,极有可能是因为,他曾经去过皇城,并且见过她的样子,所以才能认出她是沈婉来。

云洛川看着她道:“我自幼在皇城长大。”

不对啊!沈婉拧起了眉,她分明就听云老夫人说过,她的宝贝孙儿是他她看着长大的,而她一直都居住在江州。这云公子,又怎么可能是自幼在皇城长大的呢?

“不对吧!”沈婉说,“你应该是自幼在江州长大的。”

他说:“你想想自己,便能明白了。”

自从他在云洛川的身上重生后,他便明白,这镇北大将军夫人,为何会与传闻不符合?为何会性格大变?为何会从一个无知村妇,变成让人惊艳的才女?为何会有那么些惊世骇俗之举?为何会想与宋将军和离?

因为她不是沈婉,就像他不是云洛川一般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